资料 台湾资料库 军情档案
台湾发展火箭情况透视
华夏经纬网   2016-04-22 13:32:57   
字号:

    2016年1月31日,台湾交通大学研究团队成功发射一枚AP-PL-9C双节小火箭,让参试人员大为振奋。在此之前,蔡英文表态执政后持续研发无人飞行载具,吸引不少眼球。台湾的火箭技术到底怎么样,有什么目的用途和下一步计划等等,让我们带着这些疑问,全面透视台湾火箭的发展情况。

    一、 台湾发展火箭的历程

    台当局对火箭技术早有野心,在1972年就开始研制成功射程100公里的运载工具。随后,“中山科学院”也带着军事目的加入火箭技术开发,希望借此发展弹道导弹、卫星发射等技术能力。80年代初,台湾启动“天马计划”,着力发展投射1000公里以上的载体,80年代末转而研发运送人造卫星的运载火箭,经过10年努力,研制出初级探空火箭。1988年,“行政院原子能委员会”研究人员张宪义逃离台湾,将诸多台湾核武研发机密资料转交美国政府,并指正台湾核武已接近完成阶段,台湾的运载火箭、弹道导弹研发遭到国际组织和美国强行终止。上世纪末,台湾通过岛内外学术机构合作、“中山科学院”幕后参与的方式,重启探空火箭计划。因该计划从最初的民用逐渐转向军事目的,初期频繁参与的国际学术机构越来越不愿插足其中。这意味着,台湾发展火箭技术,要从“外援路线”转变为“自力更生”。

    1997年,台湾“国家太空中心”主导正式开启探空火箭计划(HTTP系列火箭)。1998年,台湾首次发射“探空一号”,该火箭长4至5米,直径30至40厘米,有四片尾翼,使用固态燃料,此次试飞没有搭载科学酬载,测试到的温度与振动资料达到测试目标。2001年,“探空二号”发射,因第二节未能依照预设指令点火而失去上升推力,火箭未达预定高度而提早落海,试验失败。2003年,“探空三号”发射升空,当局以相同的酬载验证“探空二号”失败原因,火箭顺利发射到269千米高空,8分钟后降落在离发射点142千米远、东北方向的太平洋,飞行时间515秒,顺利实施试验内容,这也是台湾有史以来首次完成太空观测任务的探空火箭。2004年,或许是收到大陆成功发射“神舟五号”载人飞船的刺激,在连续成功发射3次后,台湾当局启动了第二期探空火箭计划,并列入重点发展项目。计划从2004年到2009年发射10-15枚探空火箭,以获得各项技术参数。从1998年启动探空火箭计划至今,台湾共发射10枚探空火箭,其中9次成功,1次失败。

    此外,台湾“学术机构”也在积极参与火箭研究,前瞻火箭研究中心从2008年开始APPL系列火箭试验,目前共进行23次,5次成功,18次失败。成功大学近期成功发射的“成大Ⅲ型混合火箭”,据称获得多项成果。由于台军方时常将一些重要研制人员挂名到“行政院”的“太空计划室”和“经济部”下属的科研中心,并且利用岛内大学所属的航天工程研究所等民用科研机构做掩护,所以台湾当局很可能是这些“学术机构”的“幕后老板”。

    二、 台湾火箭技术现状及下一步计划

    从“探空一号”到七号,台湾探空火箭的箭体均是由“天弓二型”导弹改造而成。这种台湾自制的防空导弹,去除战斗部、导引头后,就变成了可携带150公斤有效载荷、达到300公里高度的探空火箭。虽然天弓导弹的发动机已经是台湾最好的固体火箭发动机,但推力离弹道导弹的要求还差很远。从“探空八号”开始,当局采用新研制的火箭发射,但仍未解决大推力等技术难题。“探空十号”已于2014年10月成功发射,目前正进行“探空十一号”先期研究工作。当局希望通过不断发射探空火箭,探索多级火箭技术、弹道飞行数据以及火箭姿态控制和返回等技术。在这些关键技术完成积累后,把探空火箭升级到发射卫星的运载火箭,最终完成弹道导弹的研发。

    HTTP系列火箭的亮点在于燃料设计,它采用混合式燃料作为动力来源,具有成本低、安全性高、系统简单、可多次点火调整火箭速度等优点。最近试射成功的APPL-9C双节小火箭,确定双节小火箭的脱节系统、第二节点火系统等已迈入成熟阶段。成功大学在“成大Ⅲ型混合火箭”成功发布会上称突破了重要关键技术,达到了9.11公里的高度和16.39公里的射程,“进入可实用阶段”。

    台当局研发运载火箭,阶段目标是发射微型卫星,最终目标是发展弹道导弹。按照其第二期太空计划安排,“中研院”应于2013年前后相继完成用小型卫星运载火箭发射第一枚30公斤小型卫星至500公里任务轨道,再以小型卫星运载火箭发射50公斤自制小卫星至500公里任务轨道。这项计划先期进展缓慢,目前没有完成的相关报道。蔡英文曾表示执政后将推动“国防加值策略”,航天、航舰、资安三大产业是“国防”产业的核心,如何具体实施目前还是未知数。

    三、 台研发探空火箭的军事用途

    台湾当局的探空火箭计划除提高航天科技水平外,还有布局未来军事航天的态势,具体地说可分为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探空火箭可用于发射军用卫星。众所周知,卫星是靠火箭送上太空轨道的,没有成熟的运载火箭技术,再先进的卫星也无法发挥作用。在火箭技术平台的基础上发展卫星技术也是国际一贯做法。以色列在1988年曾用“沙维特”火箭成功发射“地平线-1”侦察卫星。台湾的情况和以色列类似,采用“军民通用”方式发展火箭技术,既能整合军民资源,还能减少当局负担。因此,倘若台湾顺利开发小型卫星运载火箭,并成功将自制小型卫星送入轨道,就会提升军事侦察、通讯和电子战的能力。

    二是为发展弹道导弹奠定基础。由于中远程弹道导弹属于高敏感性武器,国际上有“反弹道导弹条约”对此严格管制,对于台湾来说,发展探空火箭就是研发弹道导弹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在内行看来,小型卫星运载火箭和弹道导弹可谓“一体两面”,就像某些车辆的民用版和军用版一样。比如小型卫星运载火箭有方面储存及运送、操作简单、发射成本低、能快速进入太空等优点,而这些优点也可在弹道导弹上体现出来,甚至是构成弹道导弹强大突防能力的要素。

    四、 难以跨过的三道门槛

    具体来说,台湾发展火箭技术收到国际环境、经济实力与技术不足等多个因素制约。

    (一) 国际环境制约

    国际《反弹道导弹扩散国际行为准则》对发展空间运载火箭有提高透明度、增强信任、促进弹道导弹技术不扩散等规定,超出这些内容,国际导弹管制条约组织就会出面干预。正如台湾当局曾秘密发展卫星发射载具,后因“张宪义事件”遭到国际组织和美国的反对而被迫终止。现在,台湾又试图发展卫星发射载具,尽管国际环境有些变化,当局也将某些敏感技术赋予“民间学术团体”实施,学界与媒体一直任务,国际弹道管制条约组织肯定会予以过问,甚至阻拦。此外,美国对台湾发展太空技术格外“关心”,时刻跟踪技术进展情况,“指导”发展走向,并根据美方利益决定对策。更重要的是,台湾有意借研发探空火箭来发展军事用途的卫星和弹道导弹,对中国的统一与安全乃至地区稳定都构成了威胁,大陆和国际社会不可能对此坐视不理。

    (二) 研发经费和科研人员不足

    尽管台湾地区的人均收入位于世界前列,但因总体规模不大,其经济实力比起大国来说相对弱小。而发展太空科技,包括探空火箭、卫星、弹道导弹等,都属于尖端技术,财力、人力与物力投入都十分庞大,台湾有限的财政开支难以满足航天工业的巨大需求。近年来,收到全球经济下行的影响,“浅碟形”的台湾经济一蹶不振,财政收入减少,军火采购与社会福利开支却大幅增加,台湾当局在太空科技上很难有更多的投入。针对蔡英文“从2016年2020年提升台湾在航天以及造舰等方面的军事能力”等表态,有台湾学者表示,以台湾当局近年来捉襟见肘的财政状况,要实现蔡英文这份囊括海陆空天的疯狂计划,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美国智库“战略评估中心”曾表示,以现在台湾的基本技术,进行大规模自主项目研发,资金及技术风险都太大。岛内相关学术机构也坦承经费是最大的问题,前瞻火箭研究中心相关人员称现有“政府”计划经费已花尽,为了解决经费困难,团队转向民间募集甚至在网络上募集资金等等。

    此外,科研人员数量不足和能力落后也是突出问题。科研人员主要集中在其“中科院”下设的航空工程、火箭导弹、电子通讯和化学4个研究所,约1.1万人,这些人员对航天系统工程来说远远不足。由于国际制约、经费欠缺、依赖外援等原因,当局在航天方面相关配套设施落后,自主研发能力薄弱,研究质量与成果也难让当局满意。

    (三) 技术存在缺陷

    从技术条件来说,火箭是集大成的专题研究,一枚探空火箭需要航电系统、感测系统、通讯系统、火箭结构、火箭构型、回收系统相互搭配,加上关键的燃烧推进系统。火箭的重心、材质、起飞后的飞行姿态、仪器通讯、何时开伞、降落,每个要求都得纳进火箭设计的考虑,也需要精准掌握环境条件。火箭组装前,各环节系统须经测试、预演等一连串复杂的准备步骤,稍微疏忽都有可能是致命伤。台湾的火箭技术虽然起步较早,目前仍处于初级水平,至今还没有送卫星入轨的火箭载具技术。无论是探空系列火箭,还是APPL、成大混合系列火箭,均属于测试某项技术的小火箭。技术既不成熟,也没有较大载重能力,离运载火箭的要求还有不小的差距。况且,从小火箭到大火箭,并不是只要将火箭各结构等比例放大即可,还要增加结构的强度、耐热度等,而火箭的零组件是牵一发动全身的系统工程,修改一处,模拟、试算工作就得再来一遍。所有这些技术要求,都决定着台湾的火箭技术研究还有一段较长的路要走。

    综上所述,受限于种种因素,台湾当局发展探空火箭的意图不会心想事成。

 

责任编辑:左秋子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台湾大事记
  更多
·2018年9月 “独派”发起“东奥正名公投”
·2018年8月 赖清德施政民调创新低
·2018年7月
台湾资料库
 
政治事件
  更多
·台湾民调/TVBS发布7月“六都”市长竞选民调
·“九合一”地方公职人员选举备战三大趋势
·台湾“九合一”选举概况
·2016年岛内政局十大事件
·蔡当局执政首月十大施政与争议事件
·台湾历史上几次较大的“学运”(下)
·台湾历史上几次较大的“学运”(中)
“台独”组织
  更多
·台湾人公共事务会(FAPA)
·“喜乐岛联盟”成立 上演“台独”闹剧
·支持“台独”的政党团体
·独立台湾会
·“特殊两国论”
·“台湾革命党”
·“台湾学生社”
军情档案
  更多
·台湾2007年至今军费预算统计
·过去8年间台向美军购达75亿美元
·台军草拟预算欲大规模采购M1A2坦克
·台军2016年丑闻弊案盘点
·台军近年来意外事故一览
·这些年,台湾军方闹出的乌龙“神剧”
·美国第七舰队“游弋”台湾海峡三十年始末
历史资料
  更多
·台湾现有“邦交国”一览表
·“九二共识”的由来
·台湾医生的政坛强势传统
·两岸共护南海编年志(八)
·两岸共护南海编年志(七)
·两岸共护南海编年志(六)
·两岸共护南海编年志(五)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