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山东 | 鲁台往来 | 人文山东 | 山东旅游   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山东与台湾 ->
         
 

齐文化与梁山好汉的精神渊源

2005-05-18 15:28:53
华夏经纬网

  体魄强悍,粗犷刚烈,喉咙粗大,不善言辞,遇事说不上三句话,便吹胡子瞪眼睛撸袖子,“砍头不过碗大疤!”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这便是“山东好汉”给人的印象之一。小说家写山东人,往往尽力刻划山东人的这一面,瓦岗寨里的程咬金,梁山泊上的李逵,粗犷、莽撞、豪爽、勇武、坦直,庶几成为小说家笔下的山东人的固定形象。然则这又决非小说家妙笔生花,面壁虚构。

  康熙四十年(公元1701年)三月,68岁的刑部尚书王士祯请假回籍,办理迁坟一事。康熙皇帝御览了他的奏折,对在场的大学士们说:“山东人偏执,逞强好胜,只有王士祯不这样。他的诗写得很好,闲时除了看书,没有什么别的爱好。可以给他五个月假。”在这位当朝皇帝眼里,千余万山东人都是好勇斗狠之辈,只有王士祯一人例外!王士祯,字子真(一字贻上),号阮亭,别号渔洋山人,原籍山东诸城,祖上迁居新城(今山东桓台),遂为新城人。王士祯在文坛上极负盛名,粗犷剽悍尽让与文采风流。虽然皇帝“金口玉言”,但康熙此言夸张无疑。不过,从这里亦可看出:山东人粗犷剽悍的确名声在外。从历史上来看,刚烈的山东人大都居住在齐地。

  齐文化研究者有此一说:“齐国崇武尚勇,堪称诸侯国之最。”(李新泰主编《齐文化大观》第446页)这“之最说”或许有点夸大,但齐人在粗犷剽悍、尚武好勇上可以跻身前茅,那是不成问题的。齐国的君主大都尚勇,且如齐闵王,他选用官吏的办法只有一条:看他敢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中与人搏斗。齐人在日常生活中,也往往以比武取乐。如他们乘车上路,喜欢以车毂相互撞击来逗乐。车在飞驰,“砰”地一声车毂相碰,落败的一方有人仰车翻之危,没有点勇气胆量是不敢玩这种把戏的。尚勇的齐人特别注重武艺。有文字记载说:“齐人隆技击。”(《荀子·议兵》)隆,尊崇的意思;技击,指格斗的技巧。当此之时,人们推重的还是力气,“力能扛鼎”让人叹为观止,而齐人却已走出了尚力的窠臼,步入以技巧取胜的新领域,实为中华武术之滥觞。在“技击”上,齐人讲求的是个人的技能,单兵格斗的本领。“怯于众斗,勇于持刺”,是司马迁对齐人的观感。也就是说,齐人不喜欢打群架、以众凌寡,惯于逞个人之英武。于是,剑也成为齐人的宠物,人人身上都佩上一柄。就连那位穷困潦倒的冯 # ,去投奔孟尝君田文,身上也悬着一把利剑,只是剑把没什么包装,用草缠着。武艺在身,他们胆气更壮,性子更烈,可杀不可辱。他们决不会、也不肯在拳头面前屈从。当他们要为某事而与人抗争时,便置生死于度外。在这方面,他们留下了大量的震世骇俗的事迹。

  有个故事说:齐有好勇者,一居东郭,一居西郭。一日,两人路遇,东郭勇士说:“去喝一杯如何?”“有肉下酒吗?”西郭勇士问。“你身上的肉,我身上的肉,不是肉吗?”东郭勇士乜斜着西郭勇士说。西郭勇士不甘示弱,欣然应允。

  于是,两人找来些豆酱,拨出刀来,你割我一刀,我割你一刀,蘸着豆酱吃将起来,谁也不甘心先服输,直吃得两人都倒毙于地。

  那个“二桃杀三士”的故事,也发生在齐国。齐景公身边有三勇士:公孙接、田开疆、古冶长。一次,齐相晏婴从三勇士身边走过,三勇士大大咧咧坐着未动。晏婴很恼火,他认为三勇士不懂礼义,乃“危国之器”,建议齐景公把他们干掉。景公觉得这件事很棘手,因为三勇士勇武绝伦,弄不好要出乱子。晏婴出了一个点子,让景公赐给三勇士两个桃子,叫三勇士自己去比功劳,功大者便可吃桃子。景公当即照办了。

  面对两个桃子,三勇士傻了眼,是礼让呢?还是争夺?公孙接寻思:若论功得不到桃子,就显得自己没有勇力,那还如何下台?想到此,他开口了,说他接连与两头猛兽搏斗,都获胜,这样的功劳该吃桃。说罢便拿了一个桃子在手。

  田开疆接着说:“鄙人随主君出征,一人杀退敌人三军,这样的功劳也该吃桃。”说完伸手抢去剩下的一个桃子。“慢着!”古冶长站了起来,“在下有一次随主君渡黄河,河里的大鳖咬住了驾车子的一匹马的马腿,马一惊就把车拖向深水激流,我潜水逆流行了百步,又顺水追了九里,才把大鳖宰了。然后,我左手牵着马,右手提了鳖头,护着主君渡过了河。我的功劳最大,你们把桃子放下!”他越说越激动,拨出剑来准备格斗。此时,公孙接、田开疆悔恨地说:“我俩论勇力没你强,论功劳没你大。我们取桃不让是贪,再不去死更是无勇。”两人放回桃子,双双拨剑自刎。古冶长后悔了:“你们俩死了,我独活着不仁;贬低别人,夸耀自己是不义;痛恨自己的行为而不去死是无勇。”说完,举剑向脖子抹去。那位号称“千古侠骨”的荆轲,也是齐人。公元前228年,秦将王翦统兵灭赵,兵临燕疆。燕太子丹欲刺杀秦王嬴政以图存。他找燕国勇士田光谋划,田光老了,自度难当此重任,就推荐了荆轲,然后自刎以灭口。荆轲,祖籍齐国,后来西去卫国谋生。荆轲善击剑,广交游。卫亡,逃奔邯郸。赵亡,他又北奔燕。在蓟城,他结识了田光和一个善击筑的屠狗夫——高渐离。荆轲告诉太子丹,要接近秦王,刺杀他,需两件礼物:樊于期的人头和燕国督亢之地。

  樊于期原是秦王手下一介武将,触怒秦王,出逃燕来避难。太子丹不忍心取他的首级。荆轲见状,便私下去会樊于期,说了自己的打算。樊于期说:报仇雪恨,是我梦寐以求的,今天才得到足下的指教。言毕,拨剑自刎。

  荆轲出发这天,太子丹和门客穿戴白衣白帽来送行,一直送到燕国南疆的易水之畔。太子丹在这里为荆轲饯行,高渐离击筑,荆轲放声高唱: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唱完,他义无反顾地去了。

  荆轲失手,没能刺杀秦王,被乱刀剁成肉泥。

  还有田横和他的500壮士。田横是田齐王室的后裔。公元前221年,秦国大将王贲乘灭燕、代之余威,长驱直入齐国,齐亡。12年后,900名戍卒在陈胜、吴广的领导下,揭竿而起。亡国的田齐子弟以恢复齐国相号召,乘机起兵。在烽火硝烟之中,勇武的田横脱颖而出,成为齐地的领袖人物。还是汉王的刘邦派郦食其来劝降,田横把他烹了。待刘邦一统天下,即皇帝位,田横与手下500人逃匿于东海一个小岛上(即今山东即墨田横岛)。刘邦遣使持大赦令来招降田横,说他们若归顺,大者王,小者侯,否则就派兵进剿。田横只得带上两人去洛阳见刘邦。走到距洛阳30里的尸乡(今河南偃师西),田横对两个随从说:“当年,我与汉王都南面称孤,如今汉王做了皇帝,而我却要以亡虏之身北面为臣,深以为耻。况且,我烹杀了郦食其,又要和他的弟弟郦商同朝为臣,即使他慑于天子的诏令,不敢杀我,我能于心无愧吗?刘邦召我去只是想看看我是副什么样子罢了。他现在在洛阳,你们砍下我的头,快马加鞭送去还腐烂不了,能看个大概。”说完,自杀身亡。两个随从在田横墓旁各挖了一个坑,一同自尽。岛上的500壮士闻讯,悉数自杀。往事如烟,但迄今人们仍在咏叹“东郭和西郭勇士”、“二桃杀三士”、“荆轲刺秦王”、“田横500壮士”的故事。他们身上那种粗犷刚烈之风,迄今在齐地犹有遗存。

  来源:山东旅游信息港

 

 

 

主办单位:山东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