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创建新军种 加剧太空军事化
自从人类开始探索太空以来,美国就开始备战太空战,将战场延伸至太空。近年来,美国太空军事化步伐也一直在加速前进。近日特朗普政府明确提出在2020年前组建“太空军”,外界惊呼这是“星球大战计划2.0版”。不过“太空军”的概念虽然声势浩大,但编制、任务等细节仍是一团糨糊……

    美国副总统彭斯称,特朗普将在2019年2月公布的新财年预算报告中加入组建“太空军”的预算。他还表示,特朗普将在未来公布组建“太空军”的更多细节。

    兼任美国国家太空委员会主席的彭斯在当天的演说中表示,组建太空军标志着美国武装力量进入新一轮升级。那么太空军是一个什么样的军种,在未来作战体系中将发挥何种作用? 太空军是“三高”军种:①作战空间高;②技术含量高;③能力高。

 美国国防部也推出一份15页的“太空军”成军计划,并将于近期设立“太空司令部”、“太空作战部队”和“太空开发局”三个机构,其中“太空司令部”的任务是提升太空作战能力,“太空作战部队”则将整合美军各军种太空作战专业人员,而“太空开发局”的任务是“开发并测试”下一代太空作战技术。

  美国是1967年《外层空间条约》的缔约方之一。条约禁止在太空部署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只允许和平利用月球等天体。然而,美国却无视条约规定,多次表示要加快“太空军”的组建步伐。 【详细】

美国“太空军”的前世今生

    众所周知,美国总统里根1983年提出的 “战略防御倡议”(即“星球大战”计划)拉开了太空军事化的“潘多拉魔盒”。但大部分人都不了解的是,1982年出版的《高边疆——新的国家战略》一书才是“星球大战”计划的理论基础。曾任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特种计划室主任和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退役陆军中将丹尼尔·奥·格雷厄姆在这本书中勾勒出美国未来的太空军作战蓝图。

  格雷厄姆提出的“高边疆”概念就是指太空领域,他暗示美国应该对地球的外层空间进行新的开拓,从而使得太空领域成为美国新的边疆。他认为,上世纪80年代初,随着微电子、计算机、自动控制等技术的飞跃发展,美国武装“高边疆”的时机已经走向成熟。

  格雷厄姆坚信,利用天基防御系统可以挫败苏联的大规模导弹袭击。他规划的整套战略防御系统中,包括可以用激光和粒子束武器在太空中对导弹进行拦截的轨道飞行器,还有能多次出入大气层、用于军事的空天飞机。格雷厄姆甚至规划在外层空间建立空天母舰,使美国的军事活动范围延伸到整个“地月空间”(地球和月球之间的空域)。

  这个疯狂的构想对里根的影响极大,“星球大战”计划大体就是以此为基础提出的。五角大楼不仅大力研制各种部署于太空和地面的激光武器,还计划建造300个天基作战平台,每个平台部署10枚动能拦截弹对付太空中的苏联导弹。苏联同样针锋相对地发展激光武器和空天飞机,并计划为空间站装备激光武器和自主寻的导弹,用来攻击轨道上的美国卫星。一时间,美苏太空战的疯狂构想层出不穷。【详细】

开局不利:军费负担沉重

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

    对于万事以“钱”字当头的美军来说,组建太空部队可能遭遇的最直接障碍就是预算问题。目前美军各军种的太空部队虽然人数不多,但花费却颇为不菲。美空军太空司令部和太空与导弹系统中心下辖的兵力约38000人,每年在太空事务上的公开预算额(未计入不对外公开的保密预算)即超过100亿美元。同时,美陆海军的太空和反导部门也各有数千人规模的太空部队,预算额达数亿美元。随着新的太空部队的调整组建,其在体制转型和力量扩充上的耗费仍将大幅增加。在特朗普提出的组建太空部队的方案中,就要求国会在未来五年内为太空部队拨款约80亿美元。从上述情况看,新建的太空部队可能在未来成为靡费数百亿美元的“吞金巨兽”。对于军费支出已高达7000亿美元的美国政府来说,太空部队将造成新的沉重的军费负担。

  除了军费的问题,太空部队在整合转型过程中也将遭遇显著的体制问题。从表面上看,新近的组建方案固然改革力度颇大,但考虑到此前特朗普和一众国会议员更加激进的“独立建军”的思路,以及马蒂斯及美军高官对组建新军种普遍持有的消极态度,这一方案只是各方“各退一步”而形成的妥协措施。

  然而,此次公布的改革方案,却回避了新的太空部队的体制编制定位这一根本问题。在彭斯所做的报告中,只提及美军将分两个阶段逐渐完成太空部队的合并组建,而对于未来太空部队在行政管理结构上的归属却做了模糊处理,并未明确太空部队将拥有独立军种地位,也未提及新建的太空部队将兼并或取代隶属于陆海空三军的太空管理部门和太空部队。而从改革方案中提出的要求组建联合作战司令部性质的太空司令部的举措来看,新的“太空军”可能与美军战略司令部等既有联合司令部类似,只拥有对各军种太空部队的作战指挥权和规划指导权,而最核心的人事行政和预算权限仍归属其原有军种所有。这种改革固然可以暂时缓解美国军政界围绕太空部队议题产生的对立,也将适度提高太空部队的作战能力,但未能从根本上解决现行军种体制给太空力量发展制造的障碍,反而可能在新的“联合”体制中产生更多的官僚主义弊病。

  此外,特朗普政府在2020年完成太空部队组建的“如意算盘”,建立在其改革方案得以在美国国会顺利通过的前提之上。而从美国政界的反应来看,这一前景亦不容乐观。 【详细】

特朗普缘何钟情“太空军”

X-37B空天飞机

    2018年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成了“太空军”概念的“首席营销官”。他下令要求国防部立即开始筹建太空军,并使用“隔离但平等”形容未来太空军与空军的关系,这意味着特朗普希望将太空军打造成美军的第六个军种。

    美国现有五个军种,分别是陆军、空军、海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岸警卫队,其中最“年轻”的是1947年成立的空军。一旦特朗普的意图成为现实,美军太空力量的地位将显著提升,太空作战能力建设将全面提速。

    太空是美军联合作战的新兴领域,也是美军非对称性优势的重要来源。据统计,美军90%的军事通信、100%的导航定位、100%的气象信息和近90%的战略情报来自太空系统。不夸张地讲,没有可靠的太空支援,美军的精确制导弹药、远程无人侦察机、全球指挥控制系统等信息化武器装备都将失灵,美军将退回到机械化战争时代。 【详细】

    美国建立“太空军”:下令容易落地难   

    美国为组建“太空军”找理由:存在“潜在威胁”

    美“赶超”中俄高超音武器 鼓吹建太空军应对威胁

    建“太空军”势在必行?美防长:太空是美国新战场

    美太空军计划遭军方质疑为特朗普竞选造势

    特朗普要在任期内建成第六军种“太空军”